工人日報:“大城市打工,小縣城養老”被更多大齡農民工接受

劉旭/工人日報

2021-10-08 07:08

字號
在城裏務工三四十年的大齡農民工,正在面臨或即將面臨在何處養老的選擇,縣城比村裏商業發達、生活服務設施完善,又沒有城市消費水平高、生活壓力大,成為越來越多大齡農民工養老新選擇。
56歲的趙月娥最近有些幹不動了,早上手機鬧鈴叫不起牀,中午饅頭啃一半就能睡着。她在瀋陽挨家串户做保潔,到今年11月份,正好滿35年。
據國家統計局發佈的《2020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》統計,像趙月娥一樣的50歲以上的大齡農民工有6854.4萬人。“上有老、下有小”,到了不能靠自己打工賺錢的年紀,在城裏務工三四十年的大齡農民工,都面臨或即將面臨這樣一個選擇難題:進城養老,還是返鄉養老?
適應不了農村,也住不起城市
趙月娥早就計劃好了,等幹到58歲,就回遼寧朝陽農村老家養老,因為,村裏還有82歲的老母親和64歲的表姐。父親去世得早,20多歲就進城打工的趙月娥,希望在母親有生之年再孝順孝順。
村裏空氣好,這幾年村容村貌大變樣,村村通公路和網絡。住宅寬敞,左鄰右舍熟悉,在大院養些雞鴨,種些青菜,也能保障最基本的生活。而在城裏生活成本高,趙月娥不願給女兒添負擔。
“8000元一平方米的城郊小房子也能買得起,可買完之後的生活也要考慮。”來自遼寧鐵嶺農村、今年63歲的陳勇曾在遼寧瀋陽鐵西區一家農貿市場裏賣菜,生活收支賬算得“順溜”,兩個兒子已經成家立業,有時還能給自己零花錢。
老兩口辛苦多年,省吃儉用一輩子攢下近50萬元存款,每月還能領到新農合保險養老金。而日常生活用度、醫療支出、生活壓力大等問題,讓老兩口選擇回老家。
“誰不想在生活了半輩子的城裏養老呢,但是兒子也要養家,硬留在城裏,子女負擔太重。”陳勇説。
新冠疫情突發時,趙月娥決定提前“退休”,沒想到回村的生活更“辛苦”。告別土地30多年的趙月娥基本沒幹過農活,清理雞籠裏的糞便直不起腰,黃瓜秧澆水過多葉子發黃,維修漏風的窗户花了半個月時間……“比擦窗户抹櫃子累多了,自家的事全要自己幹,有些事還做不好。”趙月娥説。
而沒有手機流量的日子最難熬,母親睡得又早,趙月娥感到比在城裏的日子孤獨。今年疫情得到有效防控,她又回到瀋陽做起了保潔。
“保留户籍,兩地養老”成為新選擇
9月25日18時,路燈亮起,音樂響起,小廣場上聚集起跳廣場舞的阿姨們。65歲的蔡文英就是其中之一,2019年,她轉讓了四畝地的土地使用權,在遼寧錦州市溝幫子鎮上的高端小區買了一個78平方米的兩居室,總共花費27萬元。而在醫療上,高血壓、頸椎病等慢性病在鎮裏的醫院就能治療和開藥,就算有急難重症,距離錦州市區僅70多公里,去城裏看病也不算難事。
遼寧瀋陽遼中區(原遼中縣)誠信房產中介總經理李財有也深有同感。據他介紹,遼中區轄163個行政村,他們的主力客户都是户口在村裏的大齡農民工。近幾年,隨着遼寧省內大城市房價上漲,像蔡文英一樣,曾在大城市打工,如今選擇在鄉鎮養老的人逐年增加。鎮上商業比村裏繁榮,物流也更發達,生活服務設施跟大城市比相差不太多,但是消費水平卻差距很大。
“我在鎮上的生活,比在城裏愜意。”蔡文英表示,平時沒事和老人們一起遛彎、打牌,晚上跳廣場舞,生活也沒那麼枯燥,互聯網快速發展,需要的生活用品都能在網上買到。蔡文英還將自己跳舞的短視頻發在了短視頻平台上,還經常有粉絲留言評論。她還上網衝浪,瀏覽新聞資訊,也不怕跟兒子沒有共同話題。
“保留户籍,兩地養老”成為不少大齡農民工新的養老方式。67歲的李桂芝在每年冬天都會和兒子一家住在南京,天氣暖和時,再返回村裏居住。她的户籍在遼寧東港老家,村裏發展村辦集體企業,種植丹東草莓讓全村人致了富,不僅年底能拿到3000元的分紅,還有大病救助、居家養老等多項服務保障。志願者每週提供一次上門服務,理髮、維修水管、換燈泡……一些老人難辦的事,在李桂芝的村裏都不是難事。
此外,李財有表示,養老院仍是多數人最不願意去的地方。受“被棄養,才去養老院”“自由慣了,不習慣過集體生活”“和兒女住在一起才是天倫之樂”等影響,僅有小部分失能、半失能農村老人選擇住進養老院。
無論何處養老,都應有宜居環境
越來越多的大齡農民工面臨在哪養老的抉擇,對相關政府部門來説,則面臨的是如何使人口遷移居住更合理、更科學的問題。“一味引導高齡農民工進城養老並不一定是良方,無論在城市,還是鄉村養老,都應有宜居環境。”遼寧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王磊説。
王磊表示,對於想要返鄉養老的高齡農民工來説,在農村城市化進程發展中,中小城鎮儘量保護農村耕地和樹木植被,一些社區保留農耕時代的格局,讓老人能夠很快適應是較好的解決辦法。對於想要留在城市養老的高齡農民工,實施優惠的購房政策、建立慈善基金救助貧困人羣、針對老弱病殘人羣實行集中供養則是更有效的手段。
李財有與多位大齡農民工交談後發現,對老人來説,良好的物質條件固然是基礎,但更需要良好的精神氛圍,如子女對老人的贍養精神、社區精神文化生活等。他表示,可以在進行城鎮化建設的同時,以優惠政策吸引大齡農民工子女在家鄉發展,或者將農村發展與工業、旅遊業等結合起來,形成地區特色,大齡農民工也會願意迴流。
王磊則認為,農民工是一個特殊的羣體,對他們來説,抵禦風險的能力並不高。隨着經濟、社會各方面的發展,農民工的養老模式也將面臨新的選擇,如何更好激發農村經濟活力,讓該羣體有着更多的收入來源,保障其老有所依、老有所養或許是所有人需要深思的問題。
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責任編輯:周子靜
澎湃新聞報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關鍵詞 >> 農民工,養老

相關推薦

評論(62)

熱新聞

澎湃新聞APP下載

客户端下載
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